“刷脸”修改支付宝密码熊孩子花两万五打赏主

  得知9岁的小浩(化民)十多天打赏音乐主播2.5万余元的事情以后,小浩的爷爷既生气又无奈。原来,小浩通过“刷脸”的方式修改了爷爷的支付宝支付密码,然后在酷狗直播打赏数位音乐主播。

  据了解,2.5万余元全部流向了一个名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的账户。小浩的姑姑林女士联系到了酷狗直播的客服人员希望对方能够退款,然而她被告知需要提供一份未成年人申诉材料。其中,一条“未成年人充值”的证据却让小浩及家人犯了难。

  据了解,小浩今年9岁,平时比较喜欢唱歌,而且经常会用爷爷的手机听歌唱歌。“平时小浩上学都是由爷爷接送,上学放学路上都会给爷爷要来手机玩。”林女士说,由于小浩主要是拿手机听歌唱歌,家里人也就没怎么在意他玩手机的事情。然而,小浩爷爷的手机上下载了支付宝并注册了账号,这原本是为了方便五金店铺收钱用的,谁也不会想到这会带来烦。

  5月5日,五金店内有顾客买了完东西并用支付宝付了款,林女士查看了小浩爷爷的支付宝账号是就傻了眼。“我打开了支付宝,发现余额里原本小一万块钱没有了,接着我又查看了支付宝绑定的银行卡,发现银行卡里少了16600元。”林女士说,小浩的爷爷因为年龄比较大不怎么会玩手机,他并不知道是这么回事。

  “这孩子给我说哪个人唱得好就可以给谁送礼物。”林女士说,她曾看到小浩用爷爷手机上的酷狗直播软件唱歌,而且还炫耀过他已经有了6个粉丝,因此她猜测可能是小浩打赏了音乐主播。

  于是,林女士查看了小浩所注册酷狗直播账号中星币充值记录,这些充值记录正好跟支付宝中的交易记录能对应起来。“4月25日到5月4日,一共分32次共25066元,全都流向了一个名为广州酷狗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的账户。现在这个账号里还有390000多星币,换算下来有3900多人民币。”林女士说,她确认是小浩给音乐主播打赏了2.5万余元,而且小浩也承认了该事。

  那么,小浩是如何将这2.5万元花出去的呢?小浩爷爷手机上的酷狗直播软件显示,小浩爷爷的手机号注册了酷狗直播账号, 绑定了支付宝账号。“有一次,小浩拿手机让爷爷刷脸,还让爷爷眨一下眼,我就想到他可能是把支付密码改了。”林女士一边说一边拿出了手机,她打开支付宝账户选择忘记密码选项,然后通过“刷脸”验证后就可以修改密码了。

  “支付宝余额扣钱没提醒,但是银行卡里扣钱得有短信,手机上也没发现扣钱的短信,这又让我产生了不解。”林女士说,她咨询了附近几家银行,得知之所有收到短信提醒可能是一些平台会自动屏蔽这类信息。

  “他收到银行卡扣钱的短信后马上就把短信删了,一共是15笔从银行卡扣钱的记录。”林女士说,小浩是在妈妈打了一顿以后才说了删除短信提醒的事情,然而她认为小浩所接触的是电子货币,可能对金钱没有明确的概念。

  5月5日,林女士尝试通过网络搜索酷狗直播平台的客服电话,然而电话却一直打不通。不过,她搜索到了“酷狗直播(800057627)”的QQ公众号。

  “和这个公众号的客服说明了情况后,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未成年人申诉材料,包括孩子的相关证件资料、酷狗账户的相关资料、充值的相关资料和充值的情况说明。”林女士说,他们已经准备好这些材料,不过充值期间是未成年人充值的证据他们拿不出来,而这他们一家人犯了难。

  无奈之下,林女士选择了报警,但是却被告知钱要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小。后来,林女士又联系了酷狗直播的公众号客服,她没能问出来客服电话,但客服人员让她留下了手机号。

  5月9日下午,林女士接到了标记为“广州酷娱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电话,“对方告知我退钱必须提供完整的未成年人申诉材料,现在账号里剩下的钱想要退也得提供完整的申诉材料。”

  5月10日上午,小浩的姑姑又收到了酷狗直播公众号的消息:“如果不能证实是未成年人充值的,是无法申请退款的,因为虚拟商品充值成功后是无法退款的,除非是未成年人充值。”

  5月10日,生活日报记者登录酷狗直播官网发现,用户账号分为1富、2富……男爵、子爵、伯爵等不同的财富等级,而小浩“子爵”的等级至少需要的200万的经验值。根据平台上消费一星币可获得一经验值,人民币1元可以兑换100星币的关系,可以得出小浩达到“子爵”的等级,至少需要花费2万元。

  同时,生活日报记者还下载酷狗音乐APP,发现只要有微信号、QQ号、手机号中的任一一个,就可以进行账号注册,并不需要实名以及验证当事人身份信息的要求。账号注册完成,用户就可以通过支付宝进行充值,兑换星币,从而对主播进行打赏

  “如果不能证实是未成年人,是无法申请退款的,星币也无法取出来的,因为我们的商品是虚拟商品,充值成功后是不能退款的。”5月9日,林女士展示了酷狗直播客服人员通过QQ给她的答复,然而该QQ并无法搜寻到。

  5月9日下午,生活日报记者拨打林女士所提供的客服电话,通话系统提示该该电话号码属于广州酷娱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但电话接通后要求拨分机号,然而后来电线日上午,生活日报记者关注了酷狗直播的公众号,并通过后台咨询了退款事宜,然而得到的答复只有系统提示操作的自动回复。5月10日下午5:30,生活日报记者仍未收到该公众号客服人员的回复。

  针对9岁男孩小浩在酷狗直播平台上打赏主播上万元的事情,生活日报记者咨询了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邱洪奇,他说限制行为能力人打赏音乐主播的行为无效,直播平台应该予以退款。不过,小浩家人也需要提供小号打赏的相关证据。

  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甄恩阳认为,直播平台要求小浩的父母提供充值期间是未成年人在充值打赏的证明,这是一种合理的行为。“消费者可以查看平台的消费协议,如果没有写明星币不可以重新兑换回人民币的条款,就可以要求平台退回余额。”甄恩阳说,小浩的直播账号尚未消费的3900元“星币”有可能是可以退还的。

  “平台主播必须要求实名认证,但是对于普通用户则没有,最好也可以完善相关认证。”对于直播平台的管理,甄律师建议,如果对普通用户也进行了实名认证或者刷脸认证,就可以在每次登录时,重新确认是否为本人,从而避免未成年人登录带来的类似问题,然而直播平台录入太多个人信息却有可能导致个人信息泄露。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